影视头条五金资讯音乐资讯服装服饰电子资讯旅游资讯女性话题面试技巧财经理财家电资讯美食资讯汽车资讯 更多

时澄薄宴绝版婚宠总裁追妻99式小说在线阅读by顾笙全章节阅读

2020-05-22 03:46:47 来源:宜宾资讯网
绝版婚宠:总裁追妻99式第18章 多管闲事

这一次时澄真的是从心眼里感谢薄宴能够将这件事情处理的这样的顺畅,但是也让时澄不得不认真审视了一下薄宴的身份。

下午的美好时光,让西餐厅的风景显得格外的诧异。

时澄跟薄宴一同坐在充满意境的西餐厅当中,一边吃着大餐一边讲着笑话。

“我一想到你叔叔被气的鼻子都快要歪了的样子,我就觉得好好笑。”薄宴一边往自己嘴里送着大餐一边跟时澄认真调侃着上午的胜利。

时澄则是同样也对他的笑话逗的哈哈大笑,说话之余时澄冷静的质问了一句:“你到底是谁?”

一时间所有的欢笑突然戛然而止,这让薄宴也同样有点措手不及。

他略带微笑的说道:“我还能是谁?你的老公啊!”

时澄的目光有些认真,她直直的看着眼前这个有点痞范儿的家伙,心中有一种说不说来的感觉。反正就是哪里太对。

尤其是昨天他在那个神秘男人家里的行为举止,一点也不像一个卑微的人的处事风格。

既然薄宴不愿意回答,时澄也不好多追问下去。毕竟这顿饭吃的还是很欢乐,在临走离开西餐厅的时候,有人突然因为一个流浪汉跟客人发生了争吵。

从一个宝马车上下来的一个精致女人。可能是因为刚拿到驾照的原因,车子在刹车的时候刮碰到了流浪汉的东西,流浪汉也差点受了伤。

“这位小姐,你把我的东西弄坏了,你要陪的。”流浪汉死死的拽住哪位漂亮的小姐的衣服不肯松手。

从此女的精致衣着上来看,她应该是一个生活相对优渥的女人,当流浪汉碰触到自己身体的时候,女人本能的后退几步,还用手捂住了自己的鼻子和嘴巴。

“理我远一点,你个臭要饭的。”女人很嫌弃的甩开流浪汉,准备离开。

一向对穷人都有着非常怜悯之心的时澄最看不过去这样的事情了。当女人打算离开的时候,她立马上前拦住了女人的去路。

“你干嘛?”女人白了一眼多管闲事的时澄。

时澄瞅了眼被女人汽车压瘪的铁腕,已经失去了碗原本的模样。而这个东西好像是流浪汉唯一的一个生活用具。

“你应该陪给他一个铁碗。”时澄指了指远处那个楚楚可怜的碗,“一个碗而已,你会赔不起吗?”

女人冷哼了一句:“你没看出来吗?他是来碰瓷的。我干嘛要管他的死活,殊不知他用这样的方法骗了多少人。”

两人正在辩解着,薄宴刚刚结完账走了出来,发现时澄居然在跟别人吵架,心里顿时生出一个哀怨的眼神。

这女人还真是很喜欢多管闲事啊!

“不用吵了,这东西我来陪好了。”薄宴大手一挥,从钱包里抽出几张百元大钞扔给你旁边的流浪汉。

这哪里是解决的办法,时澄就是一根筋的较真,转头就跟薄宴发脾气:“不许你赔,本来就是这个女人不对!干嘛要你来赔啊!”

同时跟着时澄一起将目光转向薄宴的那个女人在看到薄宴的那一刻愣住了,心中的愤恨一下子涌上了心头。

“薄宴?”女人的眼角瞬间被一颗颗硕大的泪珠填充,“你居然……”

“没有居然,拜拜万事大吉!”薄宴在女人的话还没有说完的时候,立马就拽着惹是生非的时澄远离。

留下的那个女人一边跺脚一边大喊:“薄宴,你给我回来。”

此时的时澄已经被薄宴拽到了自己的身上去了,坐在副驾驶的时澄心中很是气愤。

“那个女人是谁?”时澄的眼睛里充满了不满,嘴巴翘得老高分明是在跟薄宴吃醋。

薄宴一脚油门窜出去好远,车子一边快速的望家里活动,一边很敷衍的跟时澄打马虎眼,“没什么,那个女人是疯子。不要理她就对了。”

一定是跟薄宴有关联的人,还说人家是疯子。时澄用膝盖想想也知道,薄宴有关联的女人,看着还那么有钱,那差不多就是跟那天的的男人一样都是让薄宴服务的人。

“你都得罪了金主了,你以后还怎么做生意啊?”当时澄想到这里的时候突然很气愤的发出了一句感慨。

弄得薄宴一头雾水:“啊?”

时澄拍拍自己的脑袋一顿的发脾气:“不对不对,得罪了以后就不要在联系了,更好!省的你去做那种事。”

面对自言自语的时澄,薄宴在开车的同时忍不住笑出了声。虽然跟时澄嘱咐了好多以后不要老是去多管闲事,但貌似她也是左耳进右耳出的状态。

索性薄宴也就这样由着她说去了,毕竟时澄这样的性格他还是很喜欢的。

之后的一天,时澄再次秘密受邀去了那个神秘男人的家里,这一次鉴宝的东西是一个紫砂壶。

对于时澄来说紫砂壶是真是假已经不重要了,他是很想知道这个神秘男人到底跟薄宴是怎样的关系。

所以这一次进了薄川的家里,时澄在鉴定完紫砂壶之后很大胆的追问了一句:“先生,您跟薄宴是什么关系呀!”

薄川淡漠了抿了一口茶,悠悠的反问:“我跟他的关系跟你有关系吗?”

此人长相不错,但略显瘦弱。在眉眼之中还跟薄宴有点相像,只是不知道会跟薄宴会有那样的关系,这道是让时澄想不通了。难道这就叫做道貌岸然?

既然是薄宴的金主,我自然要想办法让他跟薄宴少来往做那些不好的勾当才对。时澄很大方的说道:“没什么,我就是跟你说你一下,他是我老公。希望你以后不要找他了,他不适合你。”

说完时澄转身就打算离开,而此时的薄川则是一脸的惊愕。

“你说什么?你是小晏的妻子?”

虽然他这个哥哥一向很少管弟弟的事情,但是结婚这样的大事怎么可能不知道,被时澄的一句话顿时惊呆了好半天都没有缓过神来。

“等一下,时小姐。”薄川突然叫住了欲走的时澄,“你说你是薄宴的妻子,我怎么不知道。”

时澄冷眼看向薄川不鸣则已:”他当然不会告诉你……“话外之音是看不出来这男人对薄宴还挺痴情的,居然因为我们结婚吃醋了。

  • 宜宾资讯网 版权所有
  • vozaltd.cn copyright 2014 -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