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头条五金资讯音乐资讯服装服饰电子资讯旅游资讯女性话题面试技巧财经理财家电资讯美食资讯汽车资讯 更多

专访"声入人心"龚子棋:出演音乐剧是为沉淀自己

2020-05-23 02:40:32 来源:宜宾资讯网

专访“声入人心”龚子棋:出演音乐剧是为沉淀自己 (来源:)

    专稿4月2日报道 (采访/郑丽珠 视频/卢晨蕾 闻萍)在湖南卫视《声入人心》结束之后,龚子棋选择了出演音乐剧《信》,还出了两首嘻哈单曲。日前,他在上海接受专访。回想起这档去年冬天的热门综艺,龚子棋说,“三个月的时间,我们仿佛是在一所学校里学习。以前做事可能会有冒险心态,现在会更想踏踏实实地沉淀自己。”聊起目前的生活状态,他说:“不管从哪方面,我歌唱得其实也不是很好,我演戏也不是演得很好,我的hiphop其实也一般。但是至少我现在正在努力地去做这些事情,每天我都处于一个逼自己提升的状态。我觉得这样的生活充满了意义。”

    出演音乐剧是为沉淀自己 郑云龙是值得学习的榜样

    :回想《声入人心》节目,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龚子棋:三个月过得特别快,回想起来不像是参加了一段工作,像是在一个新的学校里面学习。跟实力强劲的一些歌者们在同一个舞台演唱,包括钟兴民老师,我们的黄韵玲老师,我们的音乐团队让我在音乐方面有了很大的提升。

    :你自己最满意的演出是哪一次?

    龚子棋:其实都不是特别满意。因为每个歌都有很明显的瑕疵,最满意的应该是最后大家一起的《光之心》。

    :最难忘的一次演出是哪一个?

    龚子棋:我想把最难忘的演出留给我跟余笛、洪之光,我们三个人合作的《啊朋友再见》。因为两个哥哥特别照顾我,那是我第一次上公演舞台。我们三个人在气场、各方面都挺合的,所以在唱那首歌的时候,我们三个人都是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化学反应。在那个舞台上面,是真的有化学反应,有思维在碰撞,所以那场印象深刻。直到现在在舞台上面的感觉,我还很清楚的能记得,在脑海里面萦绕。

    :合作最默契的成员是谁?

    龚子棋:余笛哥肯定是我最默契的一个成员。

    :这个节目带给你最大的改变是什么呢?

    龚子棋:带给我最大的改变就是让我知道做什么事情都一定要踏踏实实,不能心急吧。以前可能所有事情都是抱着一种冒险心态,这个好玩我去做这个,那个好我去做那个,我觉得我对那个东西我感兴趣,我就做那个。但现在的话,我参加完这个节目,会有一些剧找我,包括很多活动,可能他们觉得要趁节目刚结束去找我,但是我选择了回来参演音乐剧。一方面我觉得想提升自己的实力,因为我告别音乐剧,离开这个舞台已经很久了,我其实是抱着一种想回来沉淀一段时间的心态回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做一些真正有意义的事情, 比如说回来演音乐剧,所以我推掉了一些戏。

    :节目中,谁和你的初印象是反差最大的成员呢?

    龚子棋:我觉得是马佳吧。他装得特别正经,其实就是谐星。

    :在宿舍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可以分享吗?

    龚子棋:每天都是好玩的事情,每天都住在一起。

    :你和蔡蔡之前是怎么认识的呢?

    龚子棋:军训的时候认识的,怎么加到微信我忘记了,反正早就认识了,大一进来就认识,让我回想三、四年之前的事情,真的回想不起来。

    :从节目结束之后为什么想到做一首嘻哈音乐呢?

    龚子棋:因为我本来就喜欢嘻哈音乐,我小时候就开始喜欢这个,音乐是相通的。

    :有机会愿意和余笛老师合作rap吗?

    龚子棋:可以,当然没问题!

    :现在和王鹤棣私下交流还多吗?

    龚子棋:肯定啊,我们有什么好的作品或者其他的都会互相发的。我觉得他挺真实的,挺不错的,我特别喜欢他,他跟我其实是属于一挂人,我们会特别合得来。

    :《超次元偶像》和《声入人心》带给你哪些不同的感受呢?

    龚子棋:首先《超次元偶像》让我类似于踏出了社会,然后《声入人心》让我认识了很多的朋友,也确定了一些自己以后的想法。我接下来其实接了一些剧本特别好的戏,然后我想在音乐这方面继续坚持,多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我希望能让自己变得更好,很多粉丝他们可能也是喜欢我这一点,所以我也衷心希望他们也能变得更好,也能在生活中找到自己生活的意义,去做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不管从哪方面,我歌唱得其实也不是很好,我演戏也不是演得很好,我的hiphop其实也一般。但是至少我现在正在努力地去做这些事情,我至少现在我正在努力地提升自己,至少每天我都处于一个逼自己提升的状态。我现在一天只睡五六个小时,白天音乐剧《信》的排练,晚上跟朋友作歌,有时候晚上坐动车去横店拍戏。现在每天都属于这样的状态,但我一点都不感觉累,我觉得这样的生活充满了意义。

    :这次是怎么样的契机可以接到音乐剧《信》呢?

    龚子棋:《信》其实跟制作人本来就认识,那个角色很适合我,如果看过日方原版音乐剧的应该都会知道,男主角跟我长得特别像,声线也特别像,跟我一样是一个比较低的男中音。《信》延承了东野圭吾先生一贯的风格,就是在痛苦中、在悲剧中讲述温暖。它其实就是一个这样的模式,乍一看可能是讲哥哥杀人,坐监狱坐了几十年好悲惨,弟弟在社会上各种受排挤好悲惨。其实不是,它其实是在这里面讲述人性,像这样才能凸显出人性的伟大。

    :这次和方方合作有什么不一样的感受?

    龚子棋:我们的表演形式完全不一样,大家都说他上台特别有范儿,不管他唱歌还是什么,就跟跳舞一样有范儿。我的话可能会稍微内敛一些,但是正因为这样子,我们才有了哥哥跟弟弟的感觉,所以这个人物感绝对是很棒的。然后我们最近一直在磨合,希望能在舞台上面给大家呈现出最好的效果,我和他爆发力都是挺强的,我们两个演起来会比较酣畅淋漓。

    :会介意观众把你和郑云龙拿来比较吗?

    龚子棋:不介意。因为郑云龙从音乐剧来说,他本来就是一个值得学习的榜样。因为他很热爱这个东西,他特别愿意去钻。但是我来演这个角色的话,是跟他完全不一样的风格,所以我觉得我会向他去学习,但是我不会去模仿他或者借鉴他,两个角色可能不会有太大的可比性,因为可能观众看起来会觉得不像一个人。观众看我们两个演,可能是觉得我们在演两个角色。大龙演的版本是比较憨厚、比较温柔的一个男性角色,因为他本人的声线唱歌就会比较多愁善感、比较柔。然后我演的这个可能就是那种我很伤心,我也不会说出来,比较沉默的,我演的是会往这一挂偏。

    :你们两个私下交流过这个角色吗?

    龚子棋:交流过这个角色,郑云龙说其实哥哥跟弟弟需要有年龄感,他说其他人来演不行,我来演就还是有年龄感,他说我长得比较老。他私下很逗,他特别愿意开玩笑。

    :如果平时压力很大,你会怎么排解自己的压力呢?

    龚子棋:有一种这样的感觉,可能别人说我这样有点幼稚,就比如说这个事情我不行,我可能失败了,我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一定要让自己克服。我很喜欢打败自己眼前的难关,我就属于这样的人。

    :你什么星座的?

    龚子棋:摩羯座,我是工作狂。

    近期将出演美剧 会尝试多种类型的音乐

    :在节目里有没有想唱,但是没有唱到的歌?

    龚子棋:有。比如说像《Moon River》,比如说像《诺丁山》的主题曲《She》,有一些特别好听的歌,我跟余笛老师蛮想唱的,后来没有唱成。

    :你在健身房偶遇廖老师是什么感受呢?

    龚子棋:挺惊讶的。廖老师健身是可以的,他特别软,整个人韧性很好,一抱就抱下去的那种,他是一个特别热爱运动的人。

    :《声入人心》最后一期的退场发言是什么?

    龚子棋:类似于说经历那么多,大家都会一直在我心里,衷心地祝愿你们越来越好,然后你们一定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你觉得蔡蔡私下是怎样一个人?

    龚子棋:他也是摩羯座,属于我懂他,他懂我那种。

    :很多网友觉得他是傻fufu的?

    龚子棋:傻其实是件好事。傻说明你真诚,傻说明你单纯。

    :你喜欢“黑糖”这个称呼吗?

    龚子棋:可以,大家喜欢怎么叫就怎么叫,至少你们喜欢我。

    :为什么酷爱在微博上发旧图,不发新图?

    龚子棋:没时间拍新图,旧图能糊弄过去就糊弄一下。

    :为什么在校园被粉丝偶遇的时候,假装自己不是龚子棋呢?

    龚子棋:就因为当时她拉到我的时候,余笛老师迎着我大概有20米左右,我怕我如果承认,然后余笛老师过来了,场面会失控。所以我觉得不是不是,然后她真的信了。当时我是挺吃惊的,我说我本人跟照片有差吗?她走的时候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然后余笛老师从她面前走过,两个人擦肩而过。

    :为什么你偶遇各位老师的概率这么高呢?

    龚子棋:说明我是一个好孩子。没有啦,其实我跟余笛老师我们是约的了,我们是约在校门口咖啡厅喝咖啡,然后我们要进学校办点事,办完事我们又碰到。

    :请分享一下你和马佳打篮球的故事。

    龚子棋:我们一起打球几乎没有输过。因为我们都是一队的,我们没有输过。然后我们喜欢同样一个球星,打球风格的话也是有一些类似。我们都不是属于那种喜欢远投的,我们喜欢投中投和往里面突破那种。

    :有没有考虑过发一张自己的专辑呢?

    龚子棋:有。我接下来会坚持做一下hiphop,创立了一个自己的厂牌,然后有五六个朋友一起加入。因为现在我想真的去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其实自己包括整个团队的水平可能还没有那么的顶尖,我想就歌多发歌、多吸取经验,慢慢慢慢我就总有一天会变成一流。因为我想发这个歌的话,第一是给我的粉丝们听,第二我想真正地打开hiphop的市场,让很多真的喜欢嘻哈音乐的人过来听我们的音乐。

    当做一个副业吧,因为你如果喜欢一个东西,你把它当成一个爱好的时候,你在工作的时候就不觉得自己是在工作。每天在做歌的时候,我不知道累的,就跟NBA运动员打篮球一样。我会唱美声,我会唱音乐剧,我也喜欢这个(嘻哈),音乐不分国家,我网易云歌单有好多古典音乐、钢琴曲等等。就真的你会欣赏音乐,音乐没有国界,那些厉害的rapper,比如说我最喜欢Kanye West他编曲经常会用到那些钢琴曲,或者他甚至有一个编曲搬了整个交响乐团过来,给hiphop当作配乐,这种就是艺术。

    :你有一批老粉是从《超次元》开始喜欢你的,你有什么话想对他们说吗?

    龚子棋:有很多老粉我都特别眼熟,真的特别感谢你们一直以来那么喜欢我,我龚子棋何德何能。因为我是一个缺点特别多的人,我希望自己能有一直变好,希望你们能跟我一样好好生活。

    :《不说再见》中,你的呼吸声是在哪里?

    龚子棋:不知道,惊了,我也不知道,我自己去听过。当时我跟简弘亦老师说,我说我感冒了,他说“你发一个呼吸”,然后我就拿录音吸口气就发过去了,大概半秒左右。

    :你之前说和黄子关系不错,你们俩是怎么熟起来的呢?

    龚子棋:黄子是很有趣的,他也喜欢hiphop什么的,我们很玩得来,一起打篮球,他天天没事就往我跟马佳房间跑那种。他性格特别好,而且虽然看着像小孩,其实特别懂事,你想他一个人在国外,自己照顾自己的能力都特别强,我特别欣赏他,我换了跟他一样大的时候,绝对没有这个能力。

    :方书剑问你,可不可以带我一起健身?

    龚子棋:哪有时间健身,排练一天都累死了,还健身,我都不健了,你还健。

    :接下来你的工作计划是什么呢?

    龚子棋:目前把音乐剧排完之后,我会接受一段时间的培训,然后我会去拍一个美剧,跟一个好莱坞的电影,就是我说的比较好的剧本,特别感兴趣。《信》结束之后,我会为那两个项目准备很长的一段时间。原来会有一些其他的工作规划,包括一些节目,其实包括《中国新说唱》我都有考虑过,因为他们找我。后来还是觉得好好沉淀吧,我不会借着《声入人心》这一波热度就想做一些其他的事情,我想好好踏踏实实变得更好。因为我的确认识到自己的不足,跟郑云龙跟阿云嘎,跟余笛老师,跟他们比起来,的确在自己身上看到了自己作为一个歌手、一个艺人的不足,所以我才想要这样。

  • 宜宾资讯网 版权所有
  • vozaltd.cn copyright 2014 - 2021